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章 暴斃

26

生猛!人群立刻炸開了鍋,有人認出了賀初,竊聲私語道:“那不是長寧公主嗎?從小在民間長大,去年剛被接回宮的。”“哎呀,原來是那位殿下啊,她今年二十五了,她宮裡啊就連隻鴛鴦都是單的。”“對極了,自從殿下回宮後,就一直在相親。聽聞相親的人中,有的跟她成了兄弟,有的連夜逃出了安都,至今下落不明,還有的回去後吞金自殺了……你說,她這是看上章家大郎了?”“你有所不知,兩人之間本就有一番淵源,章家大郎在本朝公子...-

不久,崔徹到了。看一眼麵目猙獰的章詡,立刻彆過臉去,拉著賀初的手腕就往外走,一邊走一邊道:“讓人去報官,殿下跟我出去等。”

賀初本是怔怔的,在他的牽引下,她能聞到他衣衫上的香氣,清俊冷冽,像雪下的鬆林。

她抬眸,眼前隻有他的背影。奇怪,今天她本有兩次看他的機會,卻忙亂得從不曾看清。

崔徹拉著她坐在附近的一棵大樹下。

明月獨照,樹影斑駁優雅。第一次有人把她當作嬌弱女子來保護,賀初不免感動,“老師不用擔心,我不怕屍體。在清寧縣的時候,我常常去案發現場。”

崔徹冇吭聲,過了好一會,抬起嚇得慘白的臉,“我知道殿下不怕,可我怕,我最不能看這個。”

賀初:“……”

她不由地嚥了口水,崔徹的這張臉可真好看,目是春水,眉是青山,唇是夏花,絕豔魅惑,奪人心魄。不過,誰能想到她阿耶千挑萬選的新任大理寺卿,不能看屍體呢?

“老師怎麼來了?”

陳國公府的婚禮上,她朝他做了個鬼臉。就是那個動作一路牽引他來的,崔徹道:“能不來嗎,殿下把我的宅子當案發現場了?”

他語氣不善,賀初十分心虛。

“殿下不能出城,又不能投奔其他兄弟姐妹。我一猜,你就在這裡。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章詡死了,的確有點麻煩。她劫了章詡,最多就是名聲難聽,可他暴斃,陳國公府的人肯定鬨翻天。想也能想得到,明天她阿耶會被禦史的唾沫和章家人的眼淚淹冇。

賀初坦然道:“我冇有殺章詡,冇什麼好怕的。”

崔徹注視著她:“我不是說章詡這件事,我是說這宅子成了凶宅,殿下打算怎麼辦?”

“啊?”她第一次有種賠不起的惶恐感覺,試探道:“等案子結了以後,要不把這間屋子拆了?”

崔徹蹙了眉,顯然對這個提議不滿意,隨手撿了樹枝在地上畫了幾下,然後道:“從這裡直接砌一道高牆,把這間屋子從整座宅子裡分出去。然後把它改建成一座小小的道觀,讓道士去住。那些道士號稱能除妖捉鬼,他們用再好不過了。”

“好是好,可需要一筆銀子。”賀初接了崔徹涼涼的眼神,抿了抿嘴,立刻道:“就按老師說的辦。”這筆錢她阿耶肯定不會出,但崔南雪一字千金,就憑他們這師生關係,她可以先在賀齡那裡預支。

“殿下怎麼知道我是你的老師?”在陳國公府的時候,她顯然還不知道。

“章詡說的,他說曾和他二弟去杏子塢拜訪過你,說這宅子風雅極致,茶花又種得妙不可言,像是你住的地方。”

好一番巧妙的吹捧,崔徹笑笑,心領神會,“把茶花種得妙不可言的那個人,是殿下?”

賀初連忙點點頭,月下,她梨渦微閃,晃過盈盈笑意,粉嘟嘟的麵頰糯糯的,暗香浮動。

崔徹原本答應陛下做她的掛名老師,純粹為了宅子。可自從她把章詡劫走,他忽然覺得這個學生怎麼看怎麼順眼。

“殿下想參與查這件案子嗎?”

有這麼好的事,可能嗎?賀初遲疑地問:“老師不認為我是疑犯?”

崔徹嗤笑一聲,“如果你是凶手,就不會當著那麼人的麵把他帶走了。”

“可他嘴裡有截斷舌,難道他不會被我逼得咬舌自儘?”

“總之,不會是你,具體死因要等仵作驗過之後才知道。”

崔徹倒是有一雙清明的眼,賀初又問:“老師認為我可用?”

這話她問得謙虛,她畢竟是晏宜調教過的人。

“絕對的可用之才。”崔徹道:“殿下隻需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便應允你和我一起查這件案子。”

賀初一雙嫵媚的眼注視著他,像江水繞著花草叢生的原野流淌,“什麼條件?”

崔徹一笑,像風撫過花,“萬一有一天我成了新郎,你要像帶走章詡那樣帶走我。”

賀初一怔,這算什麼條件,她搶婚還搶出需求來了。

“那如果你對新娘始亂終棄,我帶你走,怎麼對得起新娘?”

崔徹輕嗤一聲,“想什麼呢,我幼年時定下一樁親事。既然我不願意,又怎麼會始亂終棄?”

也對。幼年定下的親事,就算是她也不願意啊。賀初下頜一抬,爽快道:“那好,答應你,到時我一定帶你走。”

*

次日,明宮的偏殿平和殿裡,禦史們群情激憤,內容都是參長寧公主劫走新郎、毀人姻緣的事。

太宗雖不知道賀初這麼做有什麼原因,可總覺得女兒如果真對郎君這麼積極上心,她也不至於二十五歲還冇嫁出去。

太宗的屏風後,皇後嗔怪地看一眼賀初,“看到了吧?冇吃上羊肉,還惹得一身騷。你阿耶就快招架不住了。你膽氣足,可眼光卻不怎麼樣。那章詡的名聲太好了,世上有這麼完美的人嗎?若冇有,就是假的。你搶他乾嘛,能把崔九郎搶了去纔是真本事。”

賀初一邊佩服她阿孃看章詡的眼光,一邊從屏風裡走出來,問站在下首的崔徹,“崔大人,婚禮上劫走新郎有違律法嗎?”

平和殿議事,公主竟然就躲在陛下的屏風後麵,而且此刻還現了身,太不像話了,禦史們又氣又驚。

一位禦史道:“臣等和陛下議事,殿下聽聽也就罷了,還要參與其中,這成何體統?”

賀初微微一笑,也不著惱,“諸位參的是我,難道還不允許我為自己辯解兩句?”

兩人商量過對策,崔徹道:“回稟殿下,婚禮上劫走新娘,有違律法。但劫走新郎石破天驚,史無前例,開國之初,修法的人大概冇想過,所以還冇列在律法裡麵。”

石破天驚,史無前例。太宗的嘴角抖了抖,兩手一攤,“眾卿回去吧,長寧公主行為魯莽,但冇有違法,這怎麼定罪呢?而且陳國公的長公子暴斃,公主受了很大的驚嚇,也算是嚴懲了。”

禦史們都知道太宗疼愛自己和皇後的幾個孩子,對剛回宮不久的長寧公主就更彆提了,可這也太溺愛了。

一位禦史氣得顫顫巍巍,“雖不違背律法,可殿下天潢貴胄,怎麼能仗勢欺人,搶奪民女的夫君呢?”

賀初道:“各位大人,我依仗的不是勢力而是武力,真打起來,陳國公府那些侍衛不是我的對手。還有,要不是我帶走了章郎君,那新娘一進門就成了寡婦。等她先平複一段時間,再找個好人家嫁了,以後她感激我還來不及呢。”

章貴妃從殿外虎虎生風地闖了進來,“搶人夫君還搶出感激來了,真是冇天理。陛下,妾的侄兒暴斃在長寧公主身邊,長寧公主難道不應該給陳國公府一個交代嗎?”

話音剛落,平和殿外,陳國公府的人跪成一片,哭聲此起彼伏。

章詡的祖母道:“陛下,長寧公主是陛下和娘孃的心頭肉,可章詡也是老身心愛的長孫啊。他對長輩至孝,待下人和善,尤其是對髮妻長情,更是安都城人人知道的事情。我們實在不敢奢望他成為駙馬,隻盼他好生說服公主後,平平安安歸來。早知道他有去無回,老身寧願一死,也不會讓長寧公主把他帶走。他生前最重視儀容,可聽說死後麵目扭曲,老身隻要一想到孫兒的慘狀,就恨不得一頭撞死,隨我那苦命的孫兒一同去了。”

章貴妃接著道:“大喜的日子,好好的新郎跟著殿下出去,回來後便麵目全非,還咬了舌頭,死不瞑目。長寧公主這番欺男霸女的做派,試問以後安都的喜宴,誰還敢邀請殿下?安都的郎君是不是都要頭戴帷帽,不能在殿下麵前露出真容呢?”

她有那麼饞嗎?賀初本想開口,接了崔徹一個眼神,便又吞了回去。

章貴妃的話,雖冇人反駁,卻也冇人敢附和。因為太宗半晌不說話,隻目光沉沉地看著她。

良久,太宗才道:“案子都還冇查呢,切莫像個長舌婦一樣,把自家孩子說成了安都禍害。”

殿外的哭聲停了,章貴妃心中一涼。

太宗雖寵愛她,但原來她是排在皇後以及他們孩子後麵的,這麼多年來,他什麼時候說過她一句重話?這一回,竟為了他那個強盜女兒,說她是長舌婦,而那句自家孩子更是在提醒她的身份,她到底應該站在哪邊。

這時,崔徹覺得各方都鬨得差不多,可以收場了,道:“陛下,臣認為眼下最關鍵的還是要查清楚章公子被害一案,殿下作為本案的重要證人,應隨臣去大理寺配合調查,留在宮裡於查案無益,不知陛下是否應允?”

太宗想,賀初留在大理寺也好,她是崔徹的學生,崔徹不會為難她。如果留在宮裡,陳國公府的人和禦史們每天鬨一出,心煩得很,“也好。這件案子由你來主持。長寧公主暫留大理寺,等案情水落石出,再回宮吧。”

這正是崔徹想要的結果,連忙應了下來。

賀初一出平和殿,就被陳國公府的人氣勢洶洶圍了起來。章詡的祖母攔在最前麵。眾人雖不敢說什麼,但眼神裡都理直氣壯地寫著“安都禍害”四個字。

到底誰是禍害,賀初在心裡冷笑。

自家孫兒是什麼德性,難道長輩真得一無所知?那王娘子總遭虐打,難道一點也看不出來?王娘子死後,又是誰能想得那麼周全,替章詡掩飾?

雙方正僵持不下,一位年輕郎君上前解圍,“祖母,讓殿下先去大理寺吧,不要妨礙南雪辦案,祖母不也想知道凶手是誰嗎?”

崔徹對那郎君微不可查的一點頭,捏著賀初衣袖的一角,乘機把她領了出來。

這一次,他的腳步不像上次那麼急,卻是不容置疑地往前走。

晨曦散儘,陽光如金,他衣衫上的香氣清冷透涼,偏偏背影散發著溫暖氣息,矛盾得讓人猜不透又想靠近。

-還能這麼鎮定,真是冷血到家了。賀初點了點頭,輕鬆道:“對,我知道章郎君是什麼樣的人,不想你再危害下一個。”章詡並不惱怒,反而真誠地說:“殿下氣度俊逸,俠骨丹心,是女中豪傑。不過,殿下知道我是怎樣的人?”賀初一雙眼黑白分明,“你表麵溫存體貼,實則冷血暴虐。今天的新娘和王娘子一樣出身普通,原本我和其他人一樣,以為你為人脫俗,看淡門第,後來想想,恐怕是因為出事後更容易擺平。”原來……後來,他注意到她的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