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那夥計快步走來,我心下已覺不妙,有些慌亂,這夥人看上去是有組織的,爹爹要找到我怕是得費一番功夫。此時此刻,那位漂亮又高冷的小姐姐看上去仍然臨危不亂。我暗暗感歎著小姐姐真沉的住氣,好氣度。那夥計帶著我們到一處隔間,轉動茶幾上的杯子,隻見那處小隔間的牆壁慢慢轉開了條縫隙,剛好夠容一人通過。我們排著隊從這道縫隙走進去,兩個彪形大漢一頭一尾的守著我們。裡麵是條長長的走廊,不知走了多久,漸漸的從前方透出...-

我爹是個權臣,據說我爹當年到處燒香拜佛隻為求得一女,終於在我爹40高齡的時候,我降生了。於是我在眾人的寵愛之下度過了我的童年。

恰巧這日,是太子府上小太孫的壽辰。

太子府的門口絡繹不絕,來賀壽的大大小小的官員一波接著一波。

開席後,我坐在宴席上,看著眼前色香味俱全的肉,饞的瘋狂吞嚥口水。折磨,太折磨了。

我已經整整半個月冇有吃到肉了。這個苦誰能懂,唉,怕是隻有我才能懂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在不吃肉我要瘋了!

我用餘光偷偷瞄了眼我爹,很好,我爹還在與旁人交談,趁他們在寒暄的空當,我眼疾手快的夾了一筷子肉塞進嘴裡。

香!太香了!這纔是人該吃的美味佳肴!什麼白水煮青菜,都見鬼去吧!

還未等我感慨完,我爹彷彿長了無數對眼睛似的,一抬手就敲了我一腦瓜:“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都快胖成球了!罰你明天加練兩個時辰!”我哀怨的看著我爹,他可真是毫不留情,又給了我一個腦瓜崩子。

唉,不能吃肉的人生了無樂趣。

“嗤”忽地,我聽到一聲熟悉的嗤笑。轉頭一看,果真是蕭儒硯這斯。

璟王蕭儒硯,當今聖上的小兒子,太子的親弟弟。光聽名字就知道陛下有多希望此人長大後是個風度翩翩的儒雅君子。

可惜了,這斯長大後是個徹頭徹尾的紈絝,常年流連於煙花柳巷之地,賽馬,鬥會通通不在話下,據我爹說,這是孟閣老每日早朝都要彈劾的對象。

我看著他揚起的嘴角和略帶嘲諷的目光,氣的牙癢癢。

少頃,我咧開了嘴角,朝他露出了標準的八顆牙齒,抬起手臂揮了揮拳頭以示威脅。豈料我爹直接給我一榔頭,我抬眼幽怨的看著我爹,雙眸充滿了控訴。我爹眉峰一橫:“揮什麼揮,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冇有,扒你的飯。”蕭儒硯這廝頓時朝我笑得很燦爛,還衝我嘚瑟地揚了揚下巴,好一副彆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樂的模樣,真是氣煞我也。

此刻我很想放出我家大黃咬住他的狗腿子,看他被大黃嚇得屁滾尿流的場麵,奈何此時我在太子府裡,我爹還全程都在注意我的舉動,什麼也做不成,我隻好憋屈的悶頭扒飯。

給老子等著。

我在心裡恨恨的想道。

說起來我和蕭儒硯,相識於一場倒黴的經曆。彼時我還是個七歲的小娃娃,紮著時下流行雙丸子髮髻,髮髻上繫著紅色的長飄帶,垂在我的頸間,一襲石榴紅的齊胸襦裙,在腰帶處墜著銀色的流蘇,外罩一件墨綠色的袖衫,搭著披昂,裙襬上繡著的鎏金花紋隨著動作若隱若現。

那時我剛偷溜出府,滿心滿眼都是街上的新鮮玩意。殊不知人心之險惡,亦不知身後跟著幾個欲行不軌的人。

這幾人輕而易舉的就用零嘴把我騙到了一處小巷裡,將我迷暈。待我再次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被關在一輛馬車上,身體隨著馬車而顛簸。身邊還有五六個與我相差無幾的孩子。

我心裡著實懊悔,這下好了,給自己嘴饞進賊窩了。唉,這馬車也不知道是往哪裡去,希望爹爹快點來救我。

就在我瘋狂祈禱時,餘光瞥見一姑娘,紮著垂髫分肖髻,額間一抹淡色的花鈿,身上穿著的也是時下最為流行的錦緞襦裙,豆青色的襦裙裡隱隱透著墨色,真是好一清秀的姑娘!

縫此遭遇麵上依舊雲淡風輕,此人必定和我一樣,是個可塑之才!

於是我鬼鬼祟祟的挪了挪屁股朝她靠近,露出了可愛又不失俏皮的笑容:“這位姐姐,看你長的好生漂亮,不知如何稱呼?”謔,小姐姐還挺高冷,對我的可愛又俏皮視而不見,隻輕輕向我一撇,眼神帶著蔑視:“原來你知道自己長得很醜。”哢擦,是什麼碎了?哦,是我對漂亮小姐姐的濾鏡碎了。忒,這麼美的一張臉,說出來的話這般冰冷。想我堂堂權臣之女,從小就過著眾星捧月的生活,何時受過如此蔑視,瞧瞧這眼神,高傲中還帶著不屑,真真是白瞎這麼一副好相貌。我還未來得及回懟,馬車就停了下來,哐噹一聲,車門被暴力的打開,兩個身長八尺有餘的壯漢站在馬車門前,凶神惡煞的讓我們下車。

“都快點!彆磨磨唧唧的!耽誤了時辰,你們可擔待不起,到時誰缺了胳膊,誰斷了腿,那可就不好說了,都下車!”一聽這話,一馬車的小朋友頓時慌裡慌張的下了馬車。

這兩人的嘴巴和他們的長相一樣臭。我偷偷腹誹著。這要放在平時,敢對本小姐這麼說話,不用本小姐出聲,自有人打的他狗血淋頭,但此時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我做鵪鶉狀跟著隊伍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不知走了多久,本小姐的腳都走磨破皮了,纔到了一處亂糟糟的市集。這是本小姐見過的最臟的最亂的地方。邊上小攤小販的叫賣聲混合著不堪入耳的聲音傳入我的耳朵。

那兩個彪形大漢帶著我們走進了一家賣小玩意的店裡。

店家抬頭看了我們一眼,心照不宣的揮手叫來一個夥計,漫不經心道:“帶這幾位客觀去看看場地,仔細著些,彆忘了規矩。”

“好嘞。”那夥計快步走來,我心下已覺不妙,有些慌亂,這夥人看上去是有組織的,爹爹要找到我怕是得費一番功夫。此時此刻,那位漂亮又高冷的小姐姐看上去仍然臨危不亂。我暗暗感歎著小姐姐真沉的住氣,好氣度。

那夥計帶著我們到一處隔間,轉動茶幾上的杯子,隻見那處小隔間的牆壁慢慢轉開了條縫隙,剛好夠容一人通過。我們排著隊從這道縫隙走進去,兩個彪形大漢一頭一尾的守著我們。

裡麵是條長長的走廊,不知走了多久,漸漸的從前方透出了微光。這長廊的儘頭連著一處市場。我眼睛滴溜溜的打了個轉,豁,不用多說,這肯定是他們的老巢。瞧瞧這熱鬨的樣子,這邊一處小攤,攤主一看就不是好人,笑的忒邪惡了些;那邊一處宰牛殺羊的攤位,作為從小就被老爹帶著一種炫耀自己終於有女兒了的心情奔向各種場合的我,一眼就看出這牛羊上麵都冇有過檢的標誌,老闆還一臉橫肉,手起刀落,剁的案板砰砰響,看上去凶神惡煞的,不好惹啊不好惹。這下子我更憂愁了。

-玩意。殊不知人心之險惡,亦不知身後跟著幾個欲行不軌的人。這幾人輕而易舉的就用零嘴把我騙到了一處小巷裡,將我迷暈。待我再次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被關在一輛馬車上,身體隨著馬車而顛簸。身邊還有五六個與我相差無幾的孩子。我心裡著實懊悔,這下好了,給自己嘴饞進賊窩了。唉,這馬車也不知道是往哪裡去,希望爹爹快點來救我。就在我瘋狂祈禱時,餘光瞥見一姑娘,紮著垂髫分肖髻,額間一抹淡色的花鈿,身上穿著的也是時下最為流...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